關於部落格

2005年7月底,【新月春秋】開台。

2014年7月底,開始【第三部人生】。


請上坐!



  • 748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【FILE 47】我必須比你們想更多!

行一年半,從原本掌握「企業風險」的會計師工作,轉到注重「人生風險」的保險從業人員,我接觸的每一個Case,都隱藏了數個動人的因子,可能是背後的故事、可能是對未來的期望,但是有時候,反而是引領我個人的修行境界,讓我一窺人生的秘境。

     

FILE 47,男性,新婚數月,小孩即將出生。

我們接受委任,必須在有限的預算之內,完成一份財務規劃。我們知道他們夫妻的手頭很緊,我們瞭解他們想「投資」的意念大於一切,但是我們更清楚我們和銀行理專最大的不同,在於我們的工作價值是「風險控管」,這是一般人非常容易忽略、甚至是不願意面對的地方。我們太瞭解風險一旦發生,足以摧毀所有投資獲利的無數倍,所以在經過熱烈的討論後,我們終於達成了若干共識。 

不過,到了簽約時,我們赫然發現先生是B肝帶原者。B肝幾乎已經是國病了,並不稀奇,根據我的經驗,在體檢之後,B肝帶原者還是有核保的機會,我至少送過兩件以「正常體」核保的Case,而且年紀都還比這位先生大,所以收件之後,我依舊樂觀以待。

沒想到,這才只是漫長故事的開端而已。

     

兩家醫院體檢報告出來了,因為發現HBeAg(+) (註1),公司暫時取消部分規劃,但還是通過了200萬的壽險規劃及其他意外險規劃。我不是醫療專家,第一時間趕緊上網查了HBeAg(+)代表的意義,並告知他們夫妻部分規劃必須做調整。

讓我不驚訝的,是他們夫妻的驚訝,但是讓我驚訝的,卻是他們打算撤回所有財務規劃。

今天如果換成是我,同樣為人夫,即將為人父,我會怎麼想、怎麼做?

我暗忖,當我為了一家子做了一個規劃,我一定充滿了希望與責任。

當我知道我想要的財務規劃竟然「限量發行」時,我會失望,我會難過,想到未來,我會緊張,我會焦慮,雖然我不相信我會那麼倒楣,但是體檢報告既然已經敲了第一記警鐘,我一定會想,如果我有一天真的走了,我能夠留什麼給我的家人?是存摺裡幾萬元的存款?還是尚未繳完的數百萬房貸?

最後我會告訴我自己,好吧,既然是「限量發行」,那我還可以擁有哪些?只要我能力許可,請幫我打包。


但是現在這個劇本,卻是整個背道而馳!我很想尊重他們的決定,但是為了他們即將出生的小孩,我更想多做一些努力。

我也必須比他們,想的更多。

     

溝通的過程是激烈的,但是既然有「使命」,我不怕激烈,只怕不夠積極。

在長達四十分鐘的電話溝通中,我終於瞭解了他們的想法,原來在不知不覺中,他們又跳回了想要投資的念頭。

坦白說,如果先生身體健康,選擇撤件,我大概就二話不說認同了。但是今天的情況真的大不相同,「風險控管」對他們而言,重要性絕對大於一切。雖然先生不一定真的會倒下,說不定未來十年、二十年、甚至更久都過的比所有人都還要好,但是這樣的一個家庭,經的起突如其來的一絲一毫風險嗎?

我告訴自己,我必須更積極。

     

我往前一步,迅速揮出直拳,直接近身挑戰:

「……我希望你跟自己說,如果現在走了,你會留什麼給你家人?你的Solution是什麼?」

果不其然,烽火四射,但是沒有正面回答,只是一直跟我講他要撤件的原因。

我自己也不認為「保險規劃」一定是唯一的辦法,但是我想要提醒先生的,是「預防」,是「準備」。

     

就像幕之內一步一樣,我繼續使出輪擺式移位攻擊(註2)

「……你的意思是說,經過醫生追蹤治療,你希望在半年後可以再重送所有財務規劃。但是如果到時候送件的結果和現在一樣,你有什麼打算?如果全數被退件,你又有什麼打算?」

願意接受醫生的治療,絕對是好事情,但是有三分之一的選項是「變好」,有三分之一的選項是「維持」,更有三分之一的選項是「惡化」,在後者三分之二的選項下,有沒有備案?

沒想到他發揮了「秘密」的力量,開始跟我講一堆正面積極的想法,包括不要一直想身體會很差啦、生活沒有這麼悲苦等等,依舊沒有正面回答我提出的問題。

     

時間流逝,「噹」的一聲,攻守時間暫停。

我回到我的位置,決定暫緩進攻,放慢腳步,讓他休息一下。

「我也要當爸爸了,在我的財務規劃中,包括了超過1200萬的壽險,我太太也是,她的財務規劃也包括了超過1000萬的壽險。」

他突然不講話了。 

「……我想要提醒你一件事情,你以為只有肝出問題才會掛掉嗎?你要出差、要工作、還要開車載太太東奔西跑,你以為你不撞人,人家就不會來撞你嗎?」

「假設今天我載我太太回娘家,在高速公路上出事了,雖然我們不得已到天國了,但是至少我們不會擔心小孩未來的競爭力,因為我們早就委託好幾家國內外金融機構,依照合約書約定,將超過2200萬的金額,支付給我們的小孩,足夠讓小孩好好長大、結婚生子、買棟好房子。我們也不必拖累老爸老媽,只需要他們陪小孩長大就好。」

「那麼,你究竟要留什麼給你的太太和小孩?」

我得到的,是一陣沈默。

我依舊認為,我提供的僅是其中一種方案,並非百分之百絕對。採用什麼方案都好,有沒有思考最重要。將家人的未來寄予「未知」,絕對不是我心中負責任的做法。

     

噹的一聲,時間結束,我重新回到攻擊線。

我有預感,這應該是最後一回合了,我欺身再上,直搗黃龍,使出最後一擊:

「你有開車吧?」

「有。」

「車子有安全氣囊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如果今天有個車商跟你說,來吧,我幫你的車加裝安全氣囊,你會不會考慮?」

「……」

「如果今天載的是仇人,裝或不裝,可有可無,但是如果載的是老婆、小孩、心愛的家人,那你選擇裝還是不裝?說不定你還會想,要裝幾顆才夠?最好整台車都有安全氣囊!」

 「……」

「但是安裝之後,你會不會像我一樣,有時候會懷疑,安全氣囊真的有用嗎?會不會壞掉了?」

 「你平常根本感覺不出來安全氣囊的存在,但是有一天遇到了,碰,安全氣囊轟地一聲,蹦出來保護了你的家人,你會不會慶幸你曾經裝了安全氣囊?」

「……」

請你告訴你自己和你太太,你們人生的安全氣囊在哪裡?你們準備好了嗎?只要你們早就準備好了,那就撤件,如果沒有,你們要不要再好好想一想?」

「……」

「最後,如果車商跟你說,你們的安全是最重要的,至於費用,你們的安全氣囊可以分期付款,分20年、甚至更久都行。那麼,請你告訴你自己,你到底要裝?還是不裝?是馬上裝?還是六個月後再裝?」 

我不知道這一招有沒有致命,但是我沒有聽到哀嚎、沒有得到反擊,我得到一句回答:

「我再回去跟我太太商量。」

     

掛斷電話,我從陽台眺望出去,藍天白雲,我看的到八五大樓,我看的到遠遠港口,今天的天氣,真的很好。

我的心情也從原先的激烈,慢慢好了起來。

在藍空之中,我看到了一個從業人員在經過不斷的曲折之後,渴望抵達的秘境,那是一個屬於「破表」的層次,一個可以讓自己無悔的境界,讓自己在無論多少年後回想起今天,都覺得問心無愧。

我不想盡力說服,我只想盡全力不要後悔,也盡全力把我想到的、知道的、看到的,全部講出來。

至於FILE 47,暫時沒有結案,一切還在努力中。




  

   [2008.7.29] 就在鳳凰颱風離境的這個晚上,他們夫妻給了我們答覆,維持他們的想法,撤件。我們沒有再多說什麼,等明天上班,我們就去辦理。

人生是由一連串不斷的抉擇組成的,而這畢竟是他們的人生,只希望他們務必堅持接下來要進行的追蹤與治療,更重要的,是好好想想他們的安全氣囊,究竟準備好了沒


   

  註1:在Yahoo!知識中,可以找到不少關於HBeAg(+)的說明,例如這一篇(http://tw.knowledge.yahoo.com/question/question?qid=1105062805093)提到:「e 抗原呈陽性的患者,意味著 B 肝病毒正處於大量複製的階段,血液、體液、分泌物中的病毒數目顯著增多,為感染性最高的時期,因此 HBeAg 常被當做 B 肝高傳染力的指標。少數慢性肝炎患者,HBeAg 始終持續存在且肝功能也持續異常,此類患者日後發展成肝硬化或肝癌的機率將大增。」

  註2:幕之內一步是漫畫「第一神拳」的主角,「
輪擺式移位攻擊」是他的必殺技之一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