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
2005年7月底,【新月春秋】開台。

2014年7月底,開始【第三部人生】。


請上坐!



  • 739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教授

如同以往一樣,教授還是在上課鐘響兩分鐘內,走進了教室。不同的是,他已經向學校提出了退休申請,所以這不僅是這學期最後一堂課,也是他教學生涯的最後一堂課。

站在講桌前,環顧教室,來上課的學生好像多了很多,大概是想在考試前來聽聽看有沒有洩題吧?教授心想。遺憾的是,即使是那些從未缺席的學生,教授也只認得他們好像是自己的學生,名字,那是根本叫不出來的。

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?

將近三十年的教書生涯,從以前那個尊師重道的時代,到現在這個新新人類的世界,教授對教書的熱情,早已燃燒殆盡。記得還是年輕小夥子的時候,看著小自己幾歲的學生,那種親近,那種年輕,橫在他眼前的,是那股「得天下英才而教之」的期望。幾年之後,申請留職停薪,遠赴重洋,當時他是班上最優秀的華裔學生,卻在最後幾個月,因忍不住指導教授的無理,憤而返台,到手的博士學位就這麼不見了。對照當時的室友,卻忍下了那口氣,學成歸來,成為當時國內在這領域唯一的博士。室友炙手可熱的程度,使教授曾經幾度在午夜夢迴醒來,抱枕掩面,後悔自己的孟浪,更使他發下「教出天下英才」的雄心。他要證明,沒有學位鍍金,他的學生並不會比別人差…

如今,二十數年過去,室友仍舊在學術界呼風喚雨,而他,卻要退休了。

每次校方邀請昔日的室友來演講,他就會偷偷地站在演講會場後面,看著遠比他上課人數多的學生,那種聆聽時的專注,做筆記時的振筆如飛,都會使他心底的皺紋增多別人看不出的一點點。漸漸地,埋藏於胸的過去,轉變成系上最蓬勃的殺氣與冷漠,他誓要教出菁英的企圖越來越強烈了。越是如此,他和學生的距離就越來越遠,「殺手」之名越是不脛而走。一年一年過去,他教的學生有的也回到母校來任職,但是見到他,仍然是一臉尊敬,不,是害怕。

然而抱著那份執著,他累了。

看著眼前這群小毛頭,大概都可以當他的孫子了吧?他從沒請過一天假,但是這些年來,他發現總有些學生會在他轉身在黑板上寫字時,偷偷地溜掉。一開始他簡直不敢置信,後來他索性不回頭了,與學生眼光的交集,變成只有進教室、下課,再來頂多就是發考卷的時候。他有時會想,他的孫子會不會也是這樣對待他的老師的?還是只有他的學生才會這樣?如果是後者,那麼這就是他要教出的菁英嗎?

他的執著,他的熱情,他的大志,他的高深莫測,究竟交織出怎樣的人生啊…

於是,他選擇了退休。

最後一堂課,他終於又看了看學生,想要記住這些最後一天來上課的人。無奈,他實在是老了,就算要記住,也無能為力了…

那麼,學生的反應呢?

其實,他們大都知道教授要退休了,一日為師,就算平時蹺課蹺的兇,作為教授的最後一屆學生,這最後一堂課是不能不來的。花買了,卡片也寫了,他們想,教授總不至於再像聖誕節那一次,叫他們把花拿回去吧?

可是…

教授怎麼遲到了…

過了二十分鐘,教授還沒來,這是不可能發生的,班代再也按耐不住,準備起身到系辦問個清楚。沒想到,系主任已經走進了教室…

「各位同學,系上發生一件大事,今天早上袁教授在來學校的路上,被一輛違規闖紅燈的轎車撞到,送到醫院後,因為顱內大量出血,已經…在二十分鐘前,宣佈…不治了…這最後一堂課,袁教授不會來了…」

不會來了…

教授看著系主任、學生以及在教室外被他的執著感動、破例等他的黑白使者,嘆了一口氣,緩緩走出教室…(2000.11.04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