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
2005年7月底,【新月春秋】開台。

2014年7月底,開始【第三部人生】。


請上坐!



  • 748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《神話》,不只是神話!

主題曲「美麗的神話」∕成龍、金喜善(註1)

看完一齣好電影的感覺,就像洗了一回三溫暖一樣,真是通體舒暢。

離開好萊塢重回東方拍片的成龍,繼2004年的《新警察故事》之後,這回改詮釋一位考古學家,因為好友的邀約,不但闖入神秘的秦始皇陵,更找到長期在夢境中不斷重複出現的秦朝外族公主。劇情橫跨秦朝和現代,夢境與現實穿插,上窮碧落下黃泉,最後既在始皇陵寢中古今交會,也在誤觸守墓機關後崩毀結束。這樣的情節,不談歷史考據,不談稗官野史,用動作包裝愛情,用柔情輔以剛毅,再加上天地壯麗的山水、幾假亂真的電影特效,這顯然已不再是以往的成龍招牌幽默而已,而是從好萊塢取經帶回,更進一步的野心。

這一點,也可從成龍飾演的蒙毅將軍,看出一些端倪。

成龍以往的電影,無論主角叫什麼名字、是什麼身份,更不管是港片還是好萊塢片,這些角色骨子裡都還是「成龍」,沒有太大分別。但從去年的《新警察故事》中,可以看出成龍已亟思改變,他雖然還是警察,卻可以是一個因任務失敗而意志消沈的警察,演起來比懲奸除惡、兔脫飛揚的陳家駒,更見層次。而在《神話》中,主線雖然是現代的考古學家Jack,但是夢裡的蒙毅將軍,無異才是成龍真正要詮釋的主角。少了飛揚的身手,多了一夫當關的氣勢,束起篷鬆的長髮,改著將軍的盔甲,舉手投足中的壓抑與耿直,那種感覺就像當初看《終極無間》一樣,劉建民不再是劉德華,而蒙毅,也不再是成龍,著實是一種讓人起雞皮疙瘩的錯覺與感動。

這樣的成龍,是好萊塢掌握不到,也白白浪費掉的成龍。也因此,《神話》雖然是成龍加唐季禮的組合,卻跳脫以往成龍加唐季禮的味道,讓「戲」成為真正的主角,「身手」成為真正的配角,點到為止即可,不再有多餘的花招,這在成龍的作品之中,絕對要記上一筆。

當然,因為金喜善的加入,無疑讓《神話》更進一步變的「好看」。成龍電影的女主角在塑造上往往不得不較為男性化及女丑化,以配合電影特質,表現有限;於是,柔情似水、我見猶憐的玉漱公主,便成為成龍電影裡第一位真正的「女」主角,這不僅僅是性別符號而已,而是能夠和成龍平起平坐地對戲,進而掌握觀眾目光的聚焦體。相較之下,另一位印度女星瑪莉卡的演出,則又回到以往成龍電影對女演員的設定,突如其來的打鬥、追逐、舞蹈,有點不知所謂。甚至更進一步說,將場景拉到印度的安排可說是《神話》的最大敗筆,劇情銜接顯的相當突兀。也許加入這段味如嚼蠟的劇情是為了拓展海外的市場,但對《神話》的整體表現而言,無異是自掘牆角,反而減分。

對從小看成龍電影長大的我來說,看到成龍脫離了《燕尾服》、《皇家威龍》以及《環遊世界八十天》的窘境,重新拍出反省之作《新警察故事》,讓我再度燃起進電影院觀賞成龍電影的興趣;而看到他在《神話》中摒棄以往的演出方式,企圖拍出更深一層的格局,則讓人更期待他的下一部作品,是否依然能讓人看到更多不同的元素,是否依然能讓人淋漓暢快,在走出電影院時,心中除了過癮二字,還是過癮!

而這樣的《神話》,當已不只是神話。 

註1:本版所放、成龍與金喜善合唱的《神話》主題曲,純屬分享,若覺有不妥之處,煩請告知,當儘速取下。另,所有圖片均取自於網路流傳。

註2:網路上有一篇「唐季禮回應《神話》六大弊端,並對此進行辯駁」,聽聽導演的說法,也挺有趣,特轉載於下:
http://big5.china.com/gate/big5/fun.china.com/zh_cn/movie/news/205/20050929/12703419.html

2005-09-29 11:57:41 資訊時報

雖然《神話》上映不到一週就創下票房紀錄,但並不代表這就是一部完美的電影。其實很多觀眾從電影院出來後,對這部影片都不是太滿意,感覺很多地方都有漏洞。前日,成龍與導演唐季禮來廣州參加《神話》的慶功宴,宴會開始前唐季禮接受了記者採訪,但這次原本以為《神話》造勢為目的的採訪,最後卻變成導演回應記者提出《神話》弊端的一次辯駁會。在採訪中,唐季禮一再強調,《神話》裏的古代故事其實只是成龍的一個夢,大家不要太計較這個夢的內容是否真實。

弊端一:古裝劇情不合情理。唐季禮:古代故事只是夢境。

質問:很多觀眾看完《神話》,都表示動作場面無可挑剔,但在故事的闡述方面卻很不滿意,特別是古裝戲方面,有很多劇情都不太合理。例如一開場成龍與高麗將軍爭奪公主一戰,他們只顧自己廝殺而不顧公主死活,又例如片中穿插而過的將軍與印度武士比拼,沒有交代前因後果,讓人摸不著頭腦等等。

辯解:其實大家要注意一點,《神話》中關於古代的故事,全部都是成龍的夢境,通常夢境都是片段的,而且亦幻亦真。我想用一種非現實的手法去描寫成龍的夢境,特別是在對馬的描述方面,所以,戲中包括馬車著火、馬踢火球、人馬合一等都是非現實的,又例如將軍戰死那一場,馬中箭了還在拼命地跑,但怎麼也跑不動,這就像我們在做夢的時候一樣,怎麼用勁都用不上的感覺。其實這劇本我想了兩年,就是在考慮怎麼表達這種亦幻亦真的感覺。至於這個夢到底是真是假,我在印度那場戲裏,那個印度大師也說明了:夢是我們人類的記憶系統與創造系統相組成的一種感覺,所以,在夢裏我們看到的東西會感覺很清楚,但其實未必是真實的。片中古代夢境的部分,可能會讓觀眾以為那是交代歷史背景,所以會感覺有點不合情理、不真實,但當大家清楚了我寫這個內容的目的以後,大家就會覺得很合理了。

弊端二:畫面轉接太突然。唐季禮:觀眾的看法因人而異。

質問:關於影片的拍攝手法方面,有觀眾表示片中古代與現代兩部分穿插得很突然,雖然能看出導演在轉接手法上是花了心思,但感覺還是很不到位。例如古代的將軍摸著馬的眼睛,就突然轉到現代的成龍抓著滑鼠,這會讓觀眾的思維轉不過來。

辯解:作為導演,畫面的轉場是最難的一個點,由開始的一個鏡頭要轉去另一個差別很大的鏡頭,確實需要一些技巧去結合,至於這些轉接是否很適當,觀眾的看法也是因人而異。例如當初我就覺得馬的眼睛跟滑鼠很像,所以就用了這個做轉接點,當畫面轉到現實中時,成龍是抓著滑鼠睡著了,大家才知道原來剛剛那些是個夢境,我個人覺得還是挺好的。

弊端三:成龍拍感情戲生硬。唐季禮:我特意要他表情木訥。

質問:有觀眾覺得成龍在片中拍感情戲的部分,表現有點生硬,似乎不太能入戲。

辯解:其實片中成龍的感情戲都在古裝部分,但他演現代部分的戲時,都是很靈活,表情很豐富的。之所以讓觀眾有這種感覺,是因為成龍在古代扮演的是一名軍人,可能大家不太了解真正的古代軍人,我看現在很多演員去演將軍,他們都演得很現代,表情很豐富,但其實真正的將軍是很木訥的,所以我在要求成龍演將軍的時候,是特意要他演得表情木訥一些。

弊端四:英雄主義太矯情。唐季禮:參考了岳飛的形象。

質問:在片中,成龍扮演的將軍是典型的個人英雄主義的體現,特別是他戰死沙場的那一幕,臨死前還要用劍把自己撐住,不讓自己倒下,這有點像主旋律戰爭影片中描述解放軍英雄事跡的手法,太過矯情。

辯解:其實成龍在片中扮演的蒙毅將軍,是參考了古代名將岳飛的形象,而且在人物性格塑造方面也很有岳飛的影子,例如岳家軍最著名的就是以小打大,以一敵十,片中蒙毅的部下也是最精銳、最團結的一隊。其實蒙毅是真有其人,只是在史料上沒有太多記載這個人的性格喜好等方面的內容,所以我就用我自己的想像去塑造了蒙毅這個人物。之所以要體現出英雄主義,其實我是想表達一個中國男人、一個中國軍人的那種保家衛國、愛國愛民的精神。

弊端五:劇情不符合歷史背景。唐季禮:這不是歷史大片。

質問:片中許多地方是與歷史背景相衝突的,例如古代的北韓其實是一個很小的國家,甚至還沒真正立國,但在片中卻描寫得能與強大的秦國對抗;還有秦朝是青銅時代,但在片中的軍隊卻用著鋼刀、鋼劍,那是不是因為這部片是叫《神話》,所以連這些東西都可以神話掉,不需要太尊重呢?

辯解:我覺得是大家還沒我研究得那麼清楚,我是去了南韓的博物館與圖書館查證過的,當時秦朝時期的南韓已經叫古北韓國,雖然不能與秦國相提並論,但也絕非弱小。至於在兵器方面,現實中我們出土的秦朝文物主要是青銅劍,而片中那把菱狀的文物寶劍,是我去兵馬俑博物館,跟那裏的研究員一起討論,他們給歷史資料我,我們是按照那個做出來的。另一方面,其實秦始皇陵現在還沒完全出土,還有很多關於秦朝的東西是我們不了解的,所以我們不能給秦朝下一個定論,就應該是這樣或那樣的,我覺得這是在挑毛病。而且之前也說了,這是個夢境,有真有假,但主要是表現一種感覺,對於現實是否如此,不能太過計較。這只是個神話,不是歷史大片。

弊端六:涉嫌抄襲《秦俑》。唐季禮:兩部戲完全是兩個感覺。

質問:很多觀眾看後,都覺得《神話》中古今結合的故事,很像早年張藝謀主演的電影《秦俑》,而且時代背景也完全一樣,也同樣很大邊幅地描寫了秦始皇陵,這難免讓人有抄襲的嫌疑。

辯解:我看過《秦俑》,我覺得不像,大家可能很多年前看過這部片,印象中似乎與《神話》有點類似,但如果你現在看完《神話》後,再回頭看一次《秦俑》,你會覺得完全是兩個感覺,兩回事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